观澜(SX)

【待授权翻译/奇异铁】Tintype 第1&2章

Arctic:



新坑预定~




【原文链接】 Tintype(on AO3)


【作者】EllOnWheels


【简介】:奇异铁超长篇,正剧向,格局宏大,MCU中绝大多数人物均有出场。讲述Tony在内战后和Stephen相遇并建立起稳定的感情,两人一起逐步组建新的团队并制定计划面对无限战争的故事。这篇在译者心中堪称是MCU文里的三观教科书,妮妮在博士的帮助下从内战的阴影中恢复以后,两人不管是在感情上还是在面对这个世界方面都变得空前成熟和强大。作者有个有趣的重要私设,文末再讲。


【预警】本篇对Team Cap 全程不友好!尤其是队长和女巫。


【分级】Teen And UpAudiences


【授权】月初看到这篇就去要过,不过作者最近一直没出现也没更新,决定先试翻两章再继续等,如果作者不同意会转为私链。


 


Chapter1


 


Tony早该知道当Strange开始表现出兴趣时,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嗯,那是种超出最初的身体和智力吸引的兴趣。但当他们到达那一步时,Tony已几乎要坠入爱河,并且相信法师在他身边所做的一切。第一次正式见到Strange时,那个人眯着眼睛审视般地看着他,Tony对此不以为意,他的人生里早已接受过太多类似的目光。


不过,和大多数这类目光的结局不同,StephenStrange向Tony露出了一个坦诚而赞许的微笑。曾几何时,Tony会着迷于那种认同感,渴求着它,并且竭尽全力地想让它能够保持。


但自从西伯利亚以后,他在乎的事物已经所剩无几,只有极少数例外(Peter. Rhodey, 噢天哪, Rhodey),所以他向Strange回以一个小小的微笑,并让它显得真诚。过去的Tony也许会给Stephen一个调情的眨眼,或者以拿出一艘游艇之类的方式来维持这种认同,而现在的Tony只会更随意地应对,不论Stephen最后会不会喜欢他。


Tony曾花过好几个小时和他的治疗师谈论边界和健康关系的话题。那很好,甚至很有建设性。协议要求他处理好自己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PTSD),但他被允许选择自己的心理治疗师,那对他来说也不错。那些谈话看起来此刻起了作用,鉴于他的大脑对这类事物总是反应迟钝。他并不需要以提供性或昂贵的礼物的方式来维持一段友情,只要简单地做个朋友就好。当然这些只是Rhodey, Pepper, 和Happy在过去几年间一直在告诉他的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但他最近才终于准备好对友情和感情的本质做一些深层的思考。这都得归功于cap在如何利用他人的诚意方面给他上的大师级课程。


所以他让自己在讨论复仇者联盟候补人员的会议结束后随意地邀请Strange一起喝一杯。因为他需要盟友,也基于法师对Tony也会有兴趣的小小的可能性。出乎Tony意料地,Stephen再一次向他露出了那种好奇又微妙的笑容,而后接受了。那很不寻常,因为Tony很确定他们两人都没什么时间做这种无意义的消遣,但他难以收回那个邀请。


在成为朋友的道路上,他们立刻遇到了第一个障碍,这对Tony来说很典型,如果他在这一点上对自己诚实的话。


问题随着一起出门的决定快速显现出来,因为那触碰到了他们都曾因创伤而产生的心理禁忌。汽车对于Strange是个敏感话题,尤其是那种Tony在冬天随时会降临的天气里肯定会驾驶的时尚跑车。Tony则得向对方解释由于奇塔瑞的侵略,他对传送门同样敏感。王在他们陷入僵局之时翻起了白眼,用不耐烦的语气告诉他们在圣所的步行范围内就有好几家酒吧,然后大声要求他们走出去晒一两分钟太阳作为回报。


“跟他争论绝对是个坏主意,”Stephen不好意思地说道。


“记下了,”Tony给了王一个快速的致意。“FRIDAY,给我们找个提供成人饮品又不那么吵闹的地方。”


“正在寻找,Boss,”她愉快地说道,把周边区域的地图显示在Tony的眼镜上。


阳光的确很好,但空气中寒意正浓,Stephen完全同意Tony对地点的要求。


Tony的黑卡引起了酒吧女招待的强烈注意,那使他们很快远离了闲聊的人群坐了下来。天气不是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体育赛事对他们来说也不值一提。他们下意识地避开了政治和头条新闻。寒冷的天气让Stephen得以在室内也继续戴着手套而不会显得不合时宜。因此Tony并未料到对方会倾身过来,盯着Tony的胸前用心照不宣的语气说:“把你的给我看,我就给你看我的。”


Tony发出了讶异的笑声,随后两人露出的笑容让禁忌烟消云散。讨论那些在房间里发出吵闹踱步声的大象(比喻被刻意无视的严重问题)也可以接受了。这是他们共同的决定,而不是Tony强迫性地把自己的问题灌进对方不情愿的耳朵,他的治疗师会为他感到骄傲的。


“好吧,但不是在这里,我可不想被挂上Tumblr,”Tony说道。


“我确定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一大堆同人小说正在滋生,”Stephen捧起杯子喝了一口。


“至尊法师怎么会知道Tumblr的?”


“Kamar-Taj有wifi的,Tony。我们又不是原始人。”Stephen说起他早年在那里的日子。Tony很乐意听到这些,向他露出了微笑。Stephen觉得当他笑起来时看上去更好看也更年轻了,但此刻他只是把那个想法留在心里。“好了,我先说这到,再给我讲讲协议的好处吧。”


“必须的吗?”Tony并未抱怨,但显露出想在此刻避开工作话题的意思。


“好吧,我得承认我不太擅长闲聊,我曾经是个很聪明的医生,不过对病人的态度冷淡得像个砖头。”


“你看起来够有风度了,”Tony说道。


“在我找到Kamar-Taj之后,我改变了很多。”


“Potts的父亲曾参加过一次禅修。”


“我不是佛教徒。”Stephen回答。


“你得承认那表面上看上去差不多。”


“鉴于Kamar-Taj 不是一个少数人靠大多数人为换取精神价值而做出的努力为生的封建系统,我得说相似的地方也就只有表面了。”


“那给我讲讲Kamar-Taj吧,如果王不会因此找你麻烦的话。”


“你会爱上那里的图书馆,”Stephen沉思片刻后说道。


“魔法让我毛骨悚然。”


“你不了解的事会让你惧怕。”


“那有区别吗?”Tony透过他的墨镜看向Stephen,脸上带着怀疑的神情。


“我想没有……你会愿意去了解吗,如果你能的话?”Stephen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擦过Tony的。他缺乏活动范围的手指并不笨拙……只是受限。Tony对此感到很好奇,对Stephen本人也是。他沉稳的举止和锐利的目光有一点让他想起Edwin Jarvis,但是以一种他绝不会那样想Edwin Jarvis的方式。


“我看待你们这样的人就像你们看待核物理学家……那是危险的事物,但能够理解它们是怎么运作的总会更好,”Tony最终回答道。“即使我永远不能,我也理解去了解它们的重要性,总有人得有能力去安全地使用它们。”


“我想你能克服这种畏惧的,Tony……考虑到你觉得在未来会发生的事,你可能必须如此。”


“但你也明白我为什么宁愿把头埋进沙子里对吧?”


“当然,在我了解到魔法的真实与强大但又完全不知道如何控制它时,我也曾被吓得魂飞魄散。”


“所以,一个能够理性看待魔法的人,最终成为了至尊法师。”Tony低语道。


“并不是……”Stephen停下来叹了一口气。“就叫我Stephen怎么样?我感觉你并不喜欢那个敬语式的称谓。”Stephen微笑着说道。


“魔法以及超自然程度的观察力……幸好你性感又聪明,否则我应该早就逃跑了,”Tony说道。这次是Stephen发出了讶异的大笑。


“我向你保证,我有其他足以弥补这些的特质。”Stephen的声音平静而自信。


“那么告诉我。”


 


那是他们每周相约喝一杯活动的开始,在头三个月里,那只是朋友之间的会面。他们高效地买通了酒吧女招待,以使得他们所在的位置对公众保密。


Tony在想自己是不是和Stephen发展得太快,太深入了,但他们的确在很多事情上有共同的想法。一旦Tony看出他们身上大量的共通点,把可怕的魔法和Stephen Strange分开来看待就变得容易得多。他们的会面逐渐延伸到短信和一些电话,很明显他们之间存在某种火花,但一开始谁也没说出来。


三个半月后的一次会面,他们就物理疼痛的话题讨论了好几个小时。Stephen,开始从医生的临床观察角度来表达观点,而后又切换到病人的视角。Tony则提到了一个饱受折磨的亲历者所遭受的尖锐疼痛,包括钯元素中毒,反应堆和长年穿脱战甲所带来的痛苦。话题很简要,但他们甚至聊到了长期疼痛所带来的焦虑和抑郁,虽然他们都对此无能为力,但知道有人能理解自己是一种欣慰。


就在那时,Stephen意识到他和Tony之间有着与Christine无法建立的关联。她没有承受过这些,尽管她已经尽力地在他绝望的那些时刻里陪伴他。所以当他还是个顶级外科医生时,她的同情心让她在医生角色上比他做得更好。


但Tony完全熟悉那种痛苦。他知道那是无法逃开的,不管他们尝试什么方法。他已经学会了接受它,因为它就在这里,而且永远不会消失去别处。


在那次谈话以后,等到他们回到圣所的私人空间里,Tony向Stephen展示了他胸前所留下的。一个四英寸长,持续了几个月仍无法消退的可怕的伤痕,在被美国队长的盾牌砸下以后战甲的碎片凿进了他的胸膛。那旁边还分布着一堆为了修复他的胸骨的不止一次外科手术所留下的伤口。Stephen想要伸出手去触碰它,尝试带走一部分疼痛。在他内心的某处,他仍是那个极其想要帮助人们的医学院的孩子。


那些伤口使Stephen产生了对Steve Rogers无声但沸腾的愤怒……Tony尝试对他们之间所发生的冲突用轻松轶事的语气轻描淡写,但即使是用上Noel Coward和P.G. Wodehouse(两人都是英国著名剧作家)的语言功力也无法令人对其中的细节感到愉悦。显然在生理的伤害之外,那件事在太多方面使Tony破碎……那个身上挂着星星,心智发育不良的男人怎么敢这样伤害他的……朋友?是的,他的朋友。


“我在Helen Cho的摇篮里进行过治疗,但大概也只能止步于此,所以恢复是缓慢的。”Tony承认道。


“老实说,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还能站在这里的,Tony,”Stephen语气柔和。


“我们俩都差不多,”Tony回答,仍然想制造一些轻松的气氛。“我父亲总是说我是个会肆意犯错的人。”


“那也不能掩盖这一切,Tony。你在能坚持下来这一点上简直表现得像个超人。”Stephen解释道。


“我进行了一些这样那样的调整,通过摇篮,以及控制了剂量的绝境病毒。那至少使我能够保持完好而不是整个人爆炸掉。我不喜欢爆炸,Pepper除外,我想我和一个随时会爆炸的人离得太近了,那可不是什么好场面。”Tony漫谈着,极力想要扫除对话中的沉重气氛。


“你知道我是在表达关心,因为我在乎,对吧?”Stephen问道。


“是的……所以你想要个奖章还是别的什么?”


“那我选别的什么。”Stephen说道,而后在Tony的唇角留下一个极其轻柔的吻。当他尝试退开时,Tony抓住他在他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


“不可否认,我想我喜欢你扮演医生的方式,doctor,”Tony低语道,Stephen笑了。


“你可能需要一个更加全面的检查,”Stephen说道。


“那你有准备好病号服给我换吗?”


“我觉得穿那个也没有必要,希望你不会因此感到不适。”


“和你?那可不难,我对你绝对信任,doc,”Tony微笑起来。


“在我们进展下去之前,我得问你一件事,虽然我知道这有多尴尬和糟糕,”Stephen说道。“我觉得我应该请示下Ms. Potts。”


“我们已经搞砸了,又一次……我很爱她,但我无法成为她想要的。她值得一个真的能把她当作女神来对待的人,毕竟她就是,而我……不行。现在不行,也许永远也不行。我只是做不到。”


“所以你迷上了我?”Stephen问道。


“是也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能以她做不到的某种方式理解我,老实说,没人有义务如此。我那些拯救世界的苦痛只能被同一条船上的人所真正理解,”Tony说道。“而且我真的喜欢你,你也许是这条船上除了Banner以外头一个我想要呆在一起的人,而Banner不仅失踪了,而且大部分时间都直得要命。”


“我明白……我向你保证,那种感觉是相互的,Tony。”Stephen的手指抚上了Tony的下巴。Tony没有退缩,只是小心地感受着那种触摸。自从他知道那是Stephen的一个痛点之后,他对Stephen的双手总是小心翼翼。由于深埋其中的手术钢钉,Stephen觉得他的手经年都是冷的,但Tony是如此温暖,所以他不再介怀。Tony轻轻地转头把一个轻柔的吻印在Stephen拇指旁边。


“我喜欢现在所发生的一切,”Tony说道。“它感觉不一样,比我所经历过的都要好,我觉得我现在知道了怎样去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你不需要为我变得更好,Tony。你本身已经无比非凡。”Stephen回答。


“但我想成为,”Tony的目光对上他的双眼。Stephen低下头把他的额头贴上Tony的。


“那么我想在这件事上帮助你,只要你尝试为我做同样的事。”Stephen说道。


“我会的,”Tony保证道。


“那么,既然我不用担心面对你前任的愤怒了,你最好再吻我一次。”


“她的确很强大,”Tony回应着,而后吻了过去。


在那之后,他们每周的见面通常会结束于回到圣所。Stephen的确想要严密观察Tony的恢复情况,而Tony对这一点毫无异议。


 


+++++


 


Chapter2




Tony现在已意识到,Stephen谈论他们的过往是为了转移他对自己最近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那些操蛋事的注意力。但鉴于他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处理,他没有太多时间聚焦其上。


Stephen询问了他在阿富汗首次手术的情况,当然还想要听关于Yinsen的一切,随后给Tony讲述了那场车祸的经过和那之后为了拯救他生命的抗争。他们还谈到了各自的家庭,Stephen问起了Maria Collins Carbonel以及她早年的生活,Tony把自己也所知不多的部分告诉了他。大多数时候Stephen小心地避开了有关Howard的话题。好在这些话题只会出现在谈话中,而从来不会在床上活动时出现。Tony也逐渐知道了Stephen的父母、大学和学生时代的友人,以及后来的Mordo和王,当Stephen给他零星讲述古一的事时,Tony告诉Stephen他对Loki和阿斯加德魔法的初步了解。一切交流都平等而自然,就好像他们真的在建立起一段稳定的关系。


Tony知道自己也许该对能与Rhodey和Vision以外的人建立起信任关系心存感激,但他还丝毫不能放任自己减少一贯的坚强与独立性。Rhodey目前需要他所能提供的所有支持,而Vision仍然很年轻而缺乏经验。出乎Tony意料地,Stephen很快接受了他们。Vision当然乐于接触关于任何事物的新知识,而Rhodey作为Tony持怀疑态度的大哥般的存在,审视着Stephen和他的魔法是否有欺骗嫌疑。


不过,James Rhodes 不是傻瓜,虽然他拒绝前往Kamar-Taj,他还是感激地接受了一个曾负有盛名的外科医生的意见。目前他的恢复还无法取得更大的进展,但Stephen对如何使腿部辅助装备更好地发挥作用提供了宝贵的建议。Stephen自信和冷静的态度逐渐赢得了Rhodey的信任,但那也无法阻止他间接和Stephen进行刨根问底式的谈话,而Stephen对此并不介意。知道Steve Rogers和他的同伙对Tony所做的事以后,他很高兴Tony身边仍然有真正的朋友。在与Rhodey道别后,Stephen微笑着告诉Tony还能恰当地以医生的身份做些事让他感觉很好。


“所以我们一起做的那些事也算?”Tony打趣道,向Stephen扬起眉毛。


“如果我们做的那些不是出于你自愿的话,我的医疗执照会被吊销的。”Stephen干巴巴地回答。


“好在那绝对是充满热情的自愿行为,毕竟我想那需要嘴对嘴地完成,doc。”Tony悄悄向Stephen靠近着。


“你这是贪得无厌,而且你关于医生的笑话糟透了。”Stephen说道。


“那个评价伤害了我脆弱的胸膛,Stephen。”


“不,才没有。”Stephen反驳道。


“是没有,不过如果糟糕的笑话会影响我们的约定,你得让我知道。”


"当然不会。"Stephen说道,随后倾身亲吻Tony直到他无法呼吸。


事情就像这样发展了一段时间。Tony逐渐敢于去接受环绕在他周遭的那种稳定性,以及终于脚踏实地的感觉。他仍在恢复的过程中,但的确在恢复,那使得他的心态也变得不同。Stephen能看到这种进步,那就像看着Tony恢复了生气与活力,而一个活跃版本的Tony stark的灵晕(aura,此处设定是类似灵体的光晕之类的表征,只有法师看得到)散发着夹杂着红色光带的深金色的光芒。Tony也许并不了解魔力或秘法,但Stephen不能否认那个人的确了解自己。


他们开始利用每个可能的机会踏入对方的生活轨道。Stephen首先跟着Tony参与了一些活动,而后Tony也开始适应了Stephen出现在他身边,如果不是手挽手的话。他们从未在公众场合做出亲密举动,也没有人真的来问过Tony,所以他并未主动公开。当他被记者们问道如何处理与Pepper的分手时,他尝试维持优雅的态度,表示他现在很好,而Pepper仍旧会是他最好的朋友和商业伙伴。


而当那些媒体、工作要求、协议、以及一切给他压力的事物变得太多时,Stephen就在那里。Tony感到自己被Stephen的冷静与内省深深吸引。Stephen懂他的笑话,他也懂Stephen的。他在身体上也沉迷于Stephen,Stephen并未提过他对Tony极度渴求身体触碰的疑惑,他只是直接去满足。通常情况下,Stephen会主动去找Tony,而Tony开始积极地回应以及他们开始在半路遇见对方给他带来了惊喜的愉悦。


所以当最坏的消息在周四传来时,Stephen决定去找他。Tony被叫到华盛顿去检查哈勃望远镜在宇宙深处所拍摄的一组照片。照片中所展现出的事物过于规则,显然是被智慧生命所创造。Tony是最早被通知的人之一。他也立刻被请求制造武器以应对正在逼近的外星舰队的威胁。必须再一次投入武器制造业的想法让Tony感到如此震惊,以至于他得要求暂时离席来处理自己想要作呕的冲动。


这简直发生在了最糟的时机。复仇者联盟基本上只剩下了一个概念。Tony正在执行长远的招募新成员的计划。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还太年轻,即使是在预计舰队会到达地球的三年后也一样。Tony知道他的前队友藏匿在哪里,当他恢复到能说话时他曾问过FRIDAY,而FRIDAY很快找到了答案。但只要他们在瓦坎达保持低调,Tony很乐于专注于自己的恢复。


Tony疲惫地倚靠在五角大楼行政洗手间的大理石墙面上。他尝试深呼吸,而后听到了熟悉的传送门开启的声音,Stephen出现在传送门的另一边。“FRIDAY联系了我,你还好吗,Tony?”


“不,一点也不好,”Tony轻声说道。洗手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Mr.Stark,你没事吗?我们需要重新安排接下来的议程吗?”一个工作人员问道。


“我很快就好,请你们先继续不要等我。把接下来的议程发给我的助手FRIDAY,我一有空就会立即查看我错过的部分,告诉你的上级我很快会和他们联系。”Stephen看着Tony直起身来说道,有一瞬间甚至连他都差点相信了Tony的确没事……那是个卓越的表演。他以后得注意这一点,不过至少现在,Tony选择了不对他伪装。在Stephen即将踏出传送门时,Tony举起了一只手。“别,Stephen。五角大楼的人在发现有人突然出现在内部时会变得很挑剔的。” Stephen停了下来,的确如此。


“那么我会在华盛顿的公寓和你碰头,”Stephen说道。“带上斗篷,它会保护你。”Tony皱了皱鼻子,斗篷相当喜欢他,在他面前像是个慵懒又过分热情的金毛犬,但它仍然是种微妙的魔法生物。


“那绝对会比你凭空出现还会引起更多的注意,”Tony说道。


“如果我们足够小心就不会。”斗篷从传送门里飘了过来落在了Tony的肩头,而后把自己卷起来裹在了Tony身上,变成了一件深黑色的羊毛大衣和一条红围巾,在下着冷雨的寒冷天气里算得上是完美装扮。Tony想要抗议,但一种安全感立即涌了上来,就像他的战甲覆盖在身上。他向Stephen微笑着点点头。


“好,我们在那见。”




当Tony终于穿过拥堵的交通达到目的地时,Stephen已泡好了咖啡。Tony很庆幸Pepper曾坚持要在华盛顿买一个公寓而不是住酒店。Stark工业使这所公寓的装潢在实用和奢华间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平衡,虽然不至于温馨如家,但让人感到熟悉而舒适。


“告诉过你我会没事的,”Tony在进门时说道。斗篷飞了起来,恢复了他原本的样子,但看起来并不急于离开Tony的肩头。


“我知道你会的,”Stephen答道,没有戳破他,走向了咖啡机。


“这个星球也许要被操翻了。”


“又一次?”Stephen问道。他的声音里只有一丝淡淡的讽刺,更多的是种坦然,那是只有惯于面对世界末日的人才会有的情绪。“我们有多长时间让它不被操?”


“并不够长。”Tony叹了口气。


“那么我们最好现在就开始准备,”Stephen说道,给Tony倒了一杯咖啡。


Tony在Stephen把杯子放到桌上并拥抱他以后逐渐放松下来,在坐下来以后,他忍不住为有个真正信任他的人在他身边而感到高兴。


不到一小时之后,Tony的紧张感平复下来,Stephen对于主要人物的了解使解释变得容易。Stephen向他保证他们仍有时间来准备,他们得保护Vision,以及让他准备好。Thor关于Thanos的报告意味着那个疯狂的泰坦人极有可能会为Vision头上的无限宝石而来。


那时Stephen提到了阿戈摩托之眼。“你说那是什么?”Tony问道。


“其中一颗……无限宝石。”


“你有一颗无限宝石……你可以控制它?”Tony大睁着棕色的双眼。


“某种程度上吧,那是无奈之举,Tony。那也曾是个地球被操惨了的事件。”


Stephen柔和地回答道。“我没再碰过它自从……不过我一直在学习关于它的一切知识。”


“所以那意味着Thanos有两个好理由来洗劫这个星球了。很好,老实说,我们怎么会遇上这些东西的?我们并不可靠。” Tony重重地叹气。


“因为它们需要成熟而强大的心灵来驾驭……像你一样的心灵。”Stephen解释道。


“不,我一点也不想跟它们扯上关系,我已经得到教训了。奥创就够了……好吧,纽约那次就应该够了。” 这次是Stephen叹了口气,“Tony,你今天已经听到过一个冲击性消息了……但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个我的猜测。”


“当然,世界都快毁灭了,为什么不呢?至少你愿意告诉我你的猜测,比我认识的另一个Steve好多了。” Tony翻着白眼说道。


“老实说,比他做的好可真的不难。”Stephen的语气里带着恶意。Tony钦佩于Stephen站在他的立场时所表现出来的相当程度的刻毒……虽然Tony仍然觉得为所谓的正义标杆Roger不值得如此,但至少现在他有理由为那些事感到愤怒。“而且我得说,我很高兴能为你做这些。”Stephen盯着Tony的眼睛说道。


那就是了。他心灵的抚慰剂,是Stephen Strange,那个想要Tony在他身边的人,为他付出时间却很少提出要求,而不只是为了共同的利益与寻求支持。Tony紧张的表情消散了,朝Stephen露出了微笑,也许那是个看起来有点感伤的表情,但他相信Stephen能读出其中的爱意与暖意。


“也许说这些话有点早,但如果没有你我不知该怎么办。”Tony低语道。


“我对你的感觉也一样,”Stephen回应道。“你在这个现实中稳定着我,使我不会迷失到别处……但我觉得我必须要告诉你,有些事我之前一直在研究,鉴于即将到来的威胁你应该也知道。”


“什么?”Tony问道。


“你到底对你母亲嫁给你父亲以前的生活了解多少?”


“还有什么我没听说过的吗?我曾听说她是个返回欧洲的新贵,也听说过她和我父亲私奔的版本,因为我父亲支持她继续做一个数学家。我甚至在神盾局的文件附录里看到过一个猜测性的报告,说她是唯一成功退休的黑寡妇,那就是为什么后来的人都必须要绝育……但我并不知晓任何确定的信息……除了她爱我这一点,真的……即使她不,她也使我相信她爱我。”Tony说道,眼神飘向天花板。


“你觉得为什么她没有给你讲过她的过去?”


“因为我那时候是个大嘴巴,孤僻又有毒品问题的十七岁的小孩。然后她就被谋杀了。如果他们曾有过什么秘密,我也不是他们选择告知的那个人。证据就是……我父亲协助创办了神盾局,而直到我从阿富汗回来之前我都不知道它的存在。”Tony耸了耸肩。


“说点题外话,你是怎么在这些影响下从MIT顺利毕业的?我几乎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但即使对我来说同时拿到我的专业博士和医学博士学位也并不容易。”Stephen说道。Tony笑了起来,他爱这种能了解到关于Stephen的事的时刻,而Stephen也总是乐于听到他的。“该死,在我清醒的时候,他们得把我锁起来。一直以来我都得为这个世界放慢脚步,我得让其他人感觉到他们能跟上。我必须故意逐步慢慢更新StarkPhone,因为人们对穿戴式的界面交互方式难以立即接受。也许……也许直接掌控一切会更简单,让世界以我的意愿变得更好。但我不能这么做。人们有权力选择他们自己的步调与进程。”Tony解释道。


Stephen向他露出了那种看起来专属于Tony的小小的微笑,他的眼里写满惊讶。“你的天才是无与伦比的,Tony,我承认我很好奇……大多数有你这个程度智力的人倾向于形成和你相反的性格特质。你兼具你母亲的同情心和你父亲的人格魅力。”


“噢天哪,别,”Tony的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


“不管你喜不喜欢,你们都以擅于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而著称,”Stephen说道,Tony发出孩子气的吵闹声作为反驳。Stephen翻了个白眼,手指抚上了Tony手腕的内侧,那是一个柔和地请求对方冷静的动作。Tony微笑着,在心中问自己是否已经爱上了Stephen,他立刻得到了肯定的结论,也许早已如此,但他觉得要说出来还太早。边界,他正在努力建立起它们。“而虽然Howard Stark是一个工业巨人,Maria Collins Carbonel也是一个有意思的研究对象。”


“为什么?”Tony问道,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丝尖锐。母亲是他的一个痛点,但Stephen正在做和Rogers相反的事。他正在告诉Tony关于她的真相,不论那会对他们的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因为Tony值得知晓真相。所以Tony尝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们在Kamar-Taj发现了她的记录,Tony。她是个法师。天生而强大的,虽然她从未去那里学习过。看起来她在与你的父亲结婚以后放弃了她的能力。”Stephen的声音是如此温和。但Tony仍抽回他的手紧紧抓住了桌子的边缘以至于关节发白。


“所以,那和现在发生的有什么关系?我完全不知道这些,魔法会遗传吗?她什么也没告诉过我。”


“它能在家族中传承,但更多地取决于个人资质与练习的意愿……她的家族历史十分隐秘,Tony。他们守护着某样东西。”Stephen说道。Tony暖棕色的眼睛对上了Stephen的深蓝。


“又一颗该死的无限宝石,”Tony深呼了一口气总结道。在内心深处,Stephen甚至有点想诅咒Tony那总是能直达终点的飞快思绪,他本想让这件事展开得更加柔和的。“那也没区别,我完全不知道她把它藏在哪里,甚至她是否仍拥有它。”Tony重重地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从93年开始就在缅怀她……但老实说,我甚至不确定她到底是谁。”


“她是你的母亲,Tony,而且她爱你,你自己也知道的。那是个好的开始。”


“记忆增强技术……它……它会有帮助。但那意味着事件更接近于我的浅层记忆。上次我曾实验性地重建了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和Howard的场景,就在我发现Barnes对他们所做的事不久之前……万一……万一那天他们放在车里的不只是血清呢?万一九头蛇得到了另一个无限宝石呢?”Tony问道。Stephen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Tony 的,他的动作轻柔但坚定,那加剧了,但几乎使它的颤抖停了下来。


“我不认为宝石在那辆车里,Tony。我想你母亲比那谨慎得多……她也许把它藏得如此只好以至于Howard对此也一无所知。藏得太好甚至于,我们也许无法发现它。”Stephen说道。


“在另一个维度?”Tony问道。


“不,Tony。宝石是能量的结晶。我想她将那种能量和她自己的融合在一起,重塑了它。也许那过程需要消耗如此之大的力量以至于她再也无法使用魔法了。”


“重塑成了什么?”


“你,Tony。”


 


 ++++


 


【译者的碎碎念】本文设定是Tony是灵魂宝石,作者说知道这是一个在官方不会出现的设定但是就是喜欢~围绕这个设定的开展的后续剧情都相当严谨。


 


 



许你浮生若梦,一点感想

许你浮生若梦,为了居老师充值了优酷会员,看了原著,上周看了十集,这周直接看了第二十集。说实话,生哥和女主,女二以及一众配角都演的不错。这部戏感觉应该是想要捧男二的,因为迄今为止生哥在线时长真的比较短。而男二的人设其实真的很好,很有成长性。出身好,长相好,和男主是好兄弟兼情敌,二代铁三角,早期小白兔,不谙世事,有济世救人的理想,有个自闭症的妹妹,被家暴和囚禁的妈妈,反派爸爸,和男主,女主有上一代的恩怨情仇。后期黑化,最后壮烈牺牲。之前没有意识到一点,觉得是作者为了走剧情,迫不得已的逻辑硬伤,这两天在b站,看了几个反派剪辑,突然意识到,这是多么吸粉的设定啊。且不说早期TVB就这个模板加加减减捧出来几个视帝。就说最近的几部热播剧不也是这个套路。,把广大迷妹们迷的神魂颠倒。可到了男二这里,一切都成了问题,就几个表情轮流使用,感觉不到内心戏,全靠台词走戏。和女主对戏时,女主情窦初开,男二一个表情,女主伤心了,男二一个表情也就是皱了皱眉。和男主争风吃醋,还是那几个表情。不要说这是男二性格温和诸如此类的话,又不是高冷面瘫人设,看看演过面瘫人设的沈教授,这部戏都成表情包了。看第二十集的对手戏,男二喝醉了,和生哥开怼,生哥这边憋屈,不满,压抑,委曲求全,被气哭了之后依然顾全大局和男二解释,整个情绪是连贯的,男二就蒙着着醉眼,依旧一个表情,在屏幕外,我当时开的最小声,只看画面,也能感受到了生哥的满腹委屈,流到下巴上的泪真的是让情绪达到了饱和点。可男二就是带不动。两个人感觉不同框啊。看看生哥在发现女主男二在一起后醉酒,没有台词,依然能够感觉到失意落寞的情绪,越是在人群中越感到寂寞。
棋逢对手是多么的可贵啊。好想念北老师。

试一下,刚才发布失败了

巍澜的细细:

在这段龙哥给北宇送花的时候,对!就我截图的这里,你们把视频声音调大,可以听到工作人员(一位女性声音)在喊:亲一个!亲一个!都去听啊!!!
本来我还疑惑只是送个花而已,北北怎么脸红脖子粗的,澜澜这脖子都红成啥样了。。就算是工作人员都嘎嘎嘎嘎嘎的一片意味深长的笑声,我觉得也不至于啊!!!现在好像懂了。
评论给你们发链接,直接点进去看!!!都去听!!!